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作者:戴莉娟 2021-09-13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在接手一个 case 之前,我需要准备一种‘味道’,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凡是我自己认为拍的好的片子都是我在拿到本子的一刻就能想到一个感觉。”广告导演丁雨晨说。


与这位新锐广告导演的见面约在了三里屯的一个咖啡馆,彼时他恰好有几个新广告作品上线,给联想拍的《上场》、华为 P50 的最新广告片及给生气啵啵拍的《夏日汽水铺》。当然他的作品远远不止这些,比如《大唐漠北的最后一次转账》《8000 公里 T 台秀》《时间雕刻师》。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生气啵啵《夏日汽水铺》)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联想《上场》)


这些作品的风格各不相同,而丁雨晨恰恰能够自如地游走于不同的风格。“我很害怕有标签的东西存在,当别人一看说这可能是我拍的作品的时候,会让我觉得自己在固步自封,仿佛我在一个圈圈里面做事情。而我的判断标准是作品是不是性感,是不是有戏剧性以及有趣。”


我是一个广告导演


很多人对广告导演和电影导演的区别不甚了解,丁雨晨则坦言:“在向他人介绍自己的时候,我都会说我是广告导演,因为广告导演没什么不好的,与他人不同,我从来不觉得广告是一个跳板,相反在我看来广告本身是一个很性感的事情,它是流行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广告导演不同于电影导演,绝大部分的电影是艺术创作,而广告是帮助客户促进销售,不是一个纯艺术行为。广告导演在接到代理公司和客户的 brief 后,需要构思完成分镜脚本,和客户及代理商确定思路后,再去组建自己的团队。导演在创作过程中是管理者和组织者,要理性考虑和安排工作,但也要保持感性的一面。即使是商业广告,也要保持创造,如果失去了创造力,就只是一个商业层面的执行者。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打地铺”的丁雨晨)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上场》拍摄现场)


虽然对于广告导演来说,最重要的是通过画面的表现力展现产品,但在拍摄之前,导演也要参与创意团队的头脑风暴,从产品功能甚至谈到哲学理念,“虽然很多时候这些七七八八的讨论在最后画面精美的广告中并没有完全出现,但这些仍然让我觉得有趣。因为它让我从一个导演的角度跳脱出来,去认识整个广告这件事。在我看来,以片子的结果好坏来讨论或评定一段经历就未免有些幼稚了,反而是这些前端的讨论过程,让我深刻理解到广告一定要从产品出发。”


丁雨晨认为广告的本质就是要输出一个产品的概念,而广告导演要做的就是用巧妙的方式输出产品力,“当产品有足够的产品力时,它才能真正地或自然地导出一个有深刻洞察的东西。这个时候,广告只是替产品说话而已。”


“其实在我看来,广告导演比较容易不知天高地厚,或者说没有边界感。在广告里,我们会做很多的尝试,用各种各样别的门类来做广告,比如模仿翻拍王家卫的风格,复制各种电影里的老套路,甚至把广告做成舞台剧。在这种情况下,让我们觉得好像自己什么都涉猎,但回过头审视自己的时候,发现这一切都有些怪怪的”,丁雨晨进一步表示:“其实广告能做的东西是有限的。”


时间长了,丁雨晨渐渐明白,广告是有边界的,它不是万能的,有些东西并不适合用广告表达。“所以今天我要做广告,就是做广告能做的事情。”



愿灵魂丰沛而有趣


编导系毕业的丁雨晨,在毕业后成为广告导演。戏剧出身的他,善于把握人物性格细腻的描绘和叙事,在他的镜头下,产品的广告也能“有趣”。


此前,丁雨晨与意类合作给百度小度拍摄的广告片《左右》,完全有别于大多数的产品广告。采用青春偶像剧的形式,虐心的情节,狗血的剧情,青春偶像剧的标配,在这个产品广告里都有。这款小度耳机最大的特点是人工智能,所以将其拟人化的手法,展现耳机与使用者之间的亲密关系。整支系列片从演员到场景、影调,都透露出自然的“青春”,能够很好地触及目标消费者。“这个广告没有任何明星,每一集都只是在给你讲功能,但是片子发布后,很多人都在问哪里能买到,能够引起大众购买的兴趣,让我觉得很有意思。”丁雨晨说。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愿灵魂丰沛,生命不贫瘠,生活不匮乏,创造不停歇。”这是丁雨晨的朋友圈的个性签名,也是他的座右铭。除了作品坚持有趣外,对待自己的生活,丁雨晨也在坚持乐趣为上。“其实我很怕被人问除了工作之外喜欢干什么,因为我始终认为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从我最初开始拍片子到现在,工作成为我打开世界的一个方式,它带我去了一些地方,认识一些人,这些成为我一段段有趣的经历。”


在拍摄《夏日汽水铺》时,接到脚本要去北海拍摄,在丁雨晨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大致的概念,也就是他所说的“味道”,“因为此前去过北海,所以在我的概念里北海就是一个靠着海滨小城的古城的感觉,所以对我来说片中的那几个女孩子就应该是小镇女孩的感觉。”除在片场盯场景搭建,给演员讲戏之外,丁雨晨在北海的那几天过得节奏很慢,蒙蒙的阴天在古城里骑自行车,吃完粉继续去场地。“对我来说这里的生活就是与我准备的‘味道’是一致的,我相信观众在看片子的时候也同样能够感受到这种感觉和味道。”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丁雨晨给《夏日汽水铺》演员讲戏)


崇尚简单


认识到广告的边界后,现在的丁雨晨也想跨出广告去看看在别的状态下,一个影像作品能够探讨的内容。比如,尝试拍摄短剧,在他看来系列短剧能够讲很多东西,可以更庞大地展示你的世界观,“而我自己的一个表达的乐趣也在于给别人营造一个氛围,让人们仿佛进入了爱丽丝的梦游仙境。对于创作者来说,你只要让他做得足够有趣,你所有的评判标准都可以只是有趣,而不是多么深刻的人生命题,要一股脑地灌输给观众。我希望能够轻松一点,让大家进来做一场梦,营造这样的开心状态,共同体会一种感受就很好。”


就像看到蔡国强的一段采访,让丁雨晨倍感醍醐灌顶。蔡国强说,“矛盾与生涩碰撞出的观念性才是他在意的,任何阻碍这个观念的东西都不应该存在,甚至是一个精美的画面都不能。”


蔡国强的话让丁雨晨十分认同,因为如今的他自身也很排斥复杂的东西,崇尚简单。“因为我觉得任何一个复杂的技巧都会掩盖你所表达的东西,或者说在某种程度上当你专注表达的时候,所有的技术都是为这个表达服务的,当你思考额外的技巧或是想要炫技时,那么一定会对表达的本质造成伤害。”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导演丁雨晨活出了自己的味道

(“华为P50广告拍摄”)


在丁雨晨身上,能看到一个成熟导演对行业的把握与感悟,同时又有年青一代导演的自信和执念。看到他那么多出圈的作品,会让人产生错觉,误以为他是一个入行多年的“老人”,“其实时间真的是一个很模糊的事情,前两年别人都会问我刚入行怎么样,而今年开始大家似乎认为我是‘老人’了。但其实我虽然第一次拍片是 2013 年,但在我看来真正进入广告圈是 2017 年底到上海后才算。”


清醒而自知,这也是丁雨晨的“味道”。




互动创意奖&媒介营销奖 火热征集中
点击下方图片,立即参赛>>>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