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凉凉”、《青簪行》恐无人接盘,新丽传媒有些“心力交瘁”
作者:戴莉娟 2021-08-05

企查查APP近日显示,2018年,新丽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40%,为大股东。



20210805100337000000_1_51.jpg



《青簪行》可能不行了


吴亦凡“翻车”后,《青簪行》频上热搜“卖惨”。 该剧由企鹅影视、新丽电视、凤凰联动影业出品,据称总投资3-4亿。这部古装电视剧2019年11月开机,开机40天后因为疫情原因暂停,去年4月份又继续拍摄,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曾表示,“由于严重超期,我们这个项目的经济损失是比较大的。”


作为曾经顶流的吴亦凡和当红小花杨紫搭档的大型古装IP改编剧,原本被寄予很高期待。该剧本已于今年4月过审,一度有消息称有望在三季度上线。


如今吴亦凡被刑拘,倘若要让正片上线,他的镜头必须要删减,只不过吴亦凡是男一号,倘若戏份全部删减,剧情则不连贯;至于AI换脸,因为吴亦凡不能露面,网传陈飞宇将会AI换脸吴亦凡,但网上刚传出谣言,陈飞宇方当即否认,似乎不想跟《青簪行》以及吴亦凡牵扯任何关系。因此,剧方能否找到合适的演员接盘这个“烫手的山芋”还是个未知数。


20210805100400000000_1_25.jpg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腾影阅文系与腾讯视频各自为营。尽管是鹅厂同门,但在腾讯内部不同BU的合作壁垒仍然很高。


这从此前腾讯影业对平台合作的选择中可以看出:不少腾讯影业出品的影视作品都选择和优酷、爱奇艺合作,而非自家的腾讯视频,比如漫改真人大IP《一人之下》的合作平台是优酷,《从前有座灵剑山》《赘婿》等都是和爱奇艺合作的。


而《青簪行》是腾讯视频和腾影阅文系难得在S级项目的一次合作,随着这个项目走向失败,腾讯两派系的关系又将走向何方?


20210805100418000000_1_37.jpg


此外,该剧对于新丽传媒的影响则更直观的表现在阅文集团的股价变化上。吴亦凡事件后,阅文集团的股价持续下跌,截至上周五7月30日收盘,阅文的股价为72港元,在吴亦凡发微博否认都美竹指控之后股价下跌超过13%。8月2日阅文股价继续下跌1.11%,创60日新低。



20210805100441000000_1_99.jpg


2018年阅文集团以155亿元收购新丽传媒,二者签订对赌协议,新丽需要在2018-2020年需要分别完成5、7、9亿利润,如若未达到业绩要求,那么阅文集团支付给卖方的对价将相应扣减。此后,新丽传媒的业绩表现不佳,2018、2019年均未完成承诺的净利。2020年,受新丽传媒商誉减值影响,阅文集团由盈转亏。新丽没有一年能够如期完成自己的指标,一年又一年距离要达到的目标越来越多远,甚至成为了被网友嘲笑的对象。


由于疫情原因,2020年8月阅文集团与新丽传媒修改了对赌协议,按照修订后的股权收购协议,新的协议内容里面,规定了新丽在2020-2024五年之间,需要达到的最低净利润分别为2、3、3、3、3亿,最高净利润分别为4、5、5、5、5亿。时间线拉长了,利润额乍一看变少了,可这对于深陷泥沼的新丽来说绝对是救命的稻草。


得益于《赘婿》、《流金岁月》、《斗罗大陆》和《你好,李焕英》等影视剧的优秀成绩,根据阅文的财报显示,新丽传媒2020年净利润4.067亿,首次完成对赌协议。



新丽传媒命里犯“吴”


《青簪行》的主要制作方新丽传媒,这几年频频踩雷,除了这个《青簪行》外,新丽传媒2017年开机的《欲望之城》也因为吴秀波的事情无限搁浅。那件事也间接导致了新丽传媒一蹶不振,没能完成上市,最终大股东光线传媒卖股套现,新丽传媒被阅文集团所收购。


2019年,吴秀波的负面事件发酵后,新丽传媒受到牵连。当时,由吴秀波主演的电影《情圣2》宣布撤档。随着《情圣2》的撤档,投资成本与预期票房收入化为泡影。


加上此次吴亦凡风波给《青簪行》带来的延播或停播风险,新丽传媒及其背后的阅文集团压力再加重。



2021年度中国互动广告高峰论坛
点击下方图片,了解详情>>>
顶部 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