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狮在戛纳|“幼狮”称号会跟你走下去
作者: 张婷 2019-06-21

《现代广告》杂志社在戛纳狮子国际创意节上的保留节目——幼狮派对,在当地时间6月20日下午如约而至。


戛纳幼狮中国区选拔赛的7组胜出选手以及戛纳RHA的中国学员陆续来到“中国之家”Cabana Town,在这里迎接他们的是选拔赛的赞助商和评委代表,以及戛纳狮子节的中国评委和中国演讲人,还有暨南大学和北京印刷学院的老师和同学。派对开始前,尚有两个类别的比赛成绩没有宣布,但这并不影响大家交流比赛经验、分享戛纳见闻的兴奋之情。



主办方代表——《现代广告》杂志副主编张军首先对所有选手表示祝贺:“从3月1日提交初赛作品到4月16日、17日的中国区选拔赛终审,再到今天的戛纳幼狮全球决赛,不管结果如何,你们一路走来都付出了很多,这些付出都会变成你们未来人生的收获,所以我首要要代表主办方祝贺大家圆满完成了这一次的‘旅程’。”


他还表示,幼狮选手过关斩将来到戛纳,跟全世界优秀的同行切磋交流,相比其他同龄人更加具备国际化视角,希望大家带着戛纳选手的格局投入到接下来的生活和事业中去,“十多年来,《现代广告》见证了很多人因为幼狮改变了自己人生的轨迹或进度,希望你们继续发扬幼狮认真热忱、努力坚持的精神,用你们的能量去影响更多的人。”


对于中国选手来说,这个机会确实来之不易,因为按照现行的比赛规定,中国选手有且仅有一次机会成为戛纳幼狮,这是他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但是幼狮这个称号会跟随他们一辈子。



在接下来的交流分享环节,各位到场的幼狮选手可谓感触颇多。


“能来戛纳就是我最大的收获,我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来戛纳,因为我大概是唯一一个没有4A工作经验的幼狮选手。而且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有比赛经验,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比赛,而且是国际比赛,虽然没有拿到奖,但是赚了一次旅行。”公关幼狮选手、北京峰芒广告有限公司胡莎说道。


1111.png


胡莎的搭档姜梦萦则表示,作为account背景,在日常的工作中没有那么多的创意意识,但是在戛纳仿佛受到了创意的洗礼,对创意行业增加了好感,并且对在狮子节上拿到多免费小礼物感到很开心。



影视幼狮选手来自奥美北京,因为进行现场拍摄被晒伤了,这件事情对于女孩子来说当然非常介意。奥美北京戴美嘉表示:“我们拍摄的时候都是在暴晒,拍了一天都晒伤了,当然除此之外也非常打鸡血,亲临现场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向往戛纳,非常想把好的作品和想法都带回去跟身边的人分享。”



她的搭档李思凡更具幽默感:“我跟家里人说要来戛纳都有种光宗耀祖的感觉,他们都很惊讶,以为我拍了很了不起的东西要来走红毯。我非常骄傲。”



她是copy背景,以前写脚本的时候,可能写下“下雨”两个字,团队就会有两百多号人忙前忙后,但她自己则是“躲”在伞下或者在监视器旁,未曾体会过执行的困难。但这次要写要拍,要自己剪辑和配乐,身体大面积晒伤和过敏才真切感受到拍摄的难度。“创意确定好以后,我们以为十分钟就能拍完,但是我们等一个海浪就等了两个小时。”


媒介幼狮选手、智威汤逊-中乔广告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李开颜在戛纳认识到了自身局限,表示要加速提升自己各方面的能力,比如逻辑推导和英文水平,希望未来谦虚学习,保持自己做广告的初心,然后做一些真的广告,真实且有效,为世界做出一点改变。



她的搭档陈雅咏也表达类似的看法。在国际赛场上,陈雅咏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也找到了自己的优势,而且在戛纳看到全世界的优秀作品也帮助她打开了很多新的思路。而在这些之外,对她而言影响比较大的是,参加比赛让她有机会结实不同公司不同背景的人,因为她一直在一家公司工作,这次有机会认识这么多优秀的小伙伴非常开心。



数字幼狮选手是来自上海奥美的梁怡桐和刘一,她们在来戛纳之前遇到了签证拒签的情况,而且刘一还在比赛前因为脚趾受伤进了影节宫的急诊室,因此这个旅程对她们而言更显得特别。


刘一说道:“因为办理的是商务签证,可能是我们俩都只有一年的工作经验,遭到了使馆的怀疑,然后就被拒签了,但是在主办方的帮助下最终顺利解决了,所以非常感谢。到戛纳以后,看到很多要花钱买的杂志能够免费拿就非常开心,然后在现场近距离聆听大师级人物的分享业感到非常满足。除此之外,能够获取一手的信息也非常重要,比如奥美有个作品入围但没有拿奖,然后我参加一个活动就正好碰到评委点评这个作品没有拿奖的原因。”



搭档梁怡桐在刘一的基础上补充了一些信息:“刘一是学法律的,这是她工作的第一年,然后我是去年毕业的,今年23岁,这是使馆拒绝我们的原因。”至于她们是怎么组队参赛的,梁怡桐介绍说,她们在One Show上认识,拿到了全场大奖获得了去美国参加决赛的机会,但是也是同样的原因她的签证拒签了,最后只有刘一去了美国。这次拒签她在心里接受了来不了戛纳的设定,但是命运没有这么安排,所以她觉得来到戛纳就是胜利。



比赛环节她们也遇到了种种挑战,刘一脚以外受伤、梁怡桐长出了智齿,当这些不算特别困扰的小问题发生在异国他乡时,很容易产生一种无助感。“没有智齿也不会让英文不好的我把presentation做的更好,所以我们后来也看开了,完成就是圆满。对于初入行的我们来说,在这么多个国家竞争的氛围中,我们感受到有很多人在为自己的信仰战斗,看到那么多有影响力的好作品,更加为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感到骄傲,我们会记住这份骄傲,坚持走下去。”


麦肯集团的李子燐和Aaron Articulo的平面作品被赞助商REDS智能移动空间有限公司采用,被印刷出来悬挂在影节宫的三层,他们俩更在戛纳狮子节开幕首日,跟麦肯集团的其他同事一起登上了颁奖台,领取最佳医疗健康网络代理公司的奖杯。但遗憾的是,他们所参加的平面幼狮没有获得理想的成绩,在幼狮锦鲤派对的分享会上,他们情绪有些失落,不过仍然给大家打气。


222.png



他们表示:“整个比赛太糟糕了,几乎没有时间睡觉,用非常多的时间将很多想法放到一张很小的平面上,虽然没有赢,但是我们为自己所做的感到自豪。在比赛之外,更重要的是我们在戛纳感受到全球的创意氛围和趋势,看到最出色的作品,实在太棒了,而且有机会结实这么多朋友真的很开心。”


暨南大学孙伟康是戛纳RHA的中国学员,他与32个国家的学员一起分组,进行创意作业和提案,他感受到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思想和观点的碰撞,“这是在其他地方学不到的,然后也有很多导师来讲课,但是并没有我期待中的创意方法的教学,只有每个导师各自分享人生经验和心路历程,但恰恰是有这些经历才有了他们的创意,所以感受到创意都来自生活,这让我感到非常受用,虽然还是学生,但是我以后自己从事一个职业时,可能不是光有专业的积累就够了,还是要更多的去体会生活。”


本届戛纳比赛PR组的银奖获得者、资深创意人龙杰琦是2019年戛纳RHA中国区选拔赛的评委,他结合自身情况给大家打气:“我做‘一个人的球场’做了一年,但是你们参加比赛只有两天,能够完成已经非常棒了,不过我想提醒大家的是,比赛没有卖创意和执行的障碍,可以抛开包袱尽情的去挖掘自己的创意想法,把自己的想法很清楚的展现出来。我常说一句话,趁年轻要多去戛纳,戛纳就会跟你一辈子。”



DDB中国首席策略官梁婷婷也鼓励大家多给自己创造机会来戛纳取经,参加幼狮派对时,她刚刚完成创意电商狮的评审工作,她对幼狮选手并不熟悉,但她结合评审中的感受,给大家指出了一些未来工作中值得注意的一些方向。



“我们在评审的过程中,对于获奖作品的规范有一条是需要具备野心,希望作品的创意或者说商业模式能够影响行业未来的发展,建立一些新的规则。”她说:“另外我们还是要学会把故事讲好,我看到很多中国作品idea有很多闪光点、商业结果也很好,但是在casevideo里面并没有讲述的很清楚,感到非常遗憾。”


她还发现,今年很多获奖作品都在借力文化,“其实能够把文化元素掌握好的创意很容易打动人,这个对于中国选手来说非常重要,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会成为非常有力的武器。”最后她提醒大家要勇敢展示自己,通过面对面的交流、大胆的展示,让别人认识并且记得,会成为一个的加分条件。


2019戛纳幼狮中国区选拔赛评委会主席、智威汤逊广告公司亚太区创意委员会主席劳双恩从他戛纳现场得到的启发给大家提供了一些建议。他认为中国的幼狮选手还是太过严肃,可以认真但不要那么严肃。严肃会让人感觉有压力,大家在比赛的时候也是这样,认真对待但不要绷的太紧,让自己有自由思考的空间。



另外,他还表示:“我们做广告总是容易化简为繁,因为我们要内涵要大气、要展示品牌的高度,所以加很多东西进去,但这不是世界的语言,世界的语言是化繁为简,越简单越容易被人接受。”


F5上海F5创始人兼首席创意官范耀威在参加派对前,刚刚完成在影节宫AudiA的主题演讲《Innovatinga 5,000 Year-Old Culture: China's Tech Revolution》。面对第一次见面的幼狮和RHA学员,他首先认可了他们在分享中展现的口才,他表示:“我有观察到,大部分选手都是女生,这其实在我们做广告的过程中是好现象,我始终感觉女性的共情能力比较强,所以在讲述方面会更有优势。比起想到一个伟大的idea,我更佩服能把idea卖出去并且执行出来的人,这个工作在未来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333.png


他还指出,已经案子越做越全面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逆转的趋势,在这个过程中,人跟人之间的沟通协调很关键,需要更高的情商才能做好。“相信能来戛纳的你们,都有做伟大创意的雄心,当你们非常想做一件事的时候,我相信智商和情商都提高。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相信你们未来会给中国带来闪亮的作品。”


2019戛纳幼狮中国区选拔赛赞助商代表、中国恒天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产业发展部部长刘文瑾亲切问候了所有幼狮选手,感谢他们为REDS带了很多新鲜的创意和想法,同时也从广告主的角度给大家提出了新的要求。她指出,大家有很多套路化的东西,比如说在消费者洞察部分,她认为没有人会比广告主更懂自己的目标消费群体,但是广告主需要的是一个创意去激活他们的现象力,帮助他们看见生意增长的可能性。



“比如,对于REDS来说,当它作为一个新物种进入市场时,我们需要好广告,它不是只要打动一批人,它要触及到人类深层次的需求,不是只有中国人看得懂就可以,我们需要世界各地的消费者都对它有感觉并且接受它。我们的需求可能不代表甲方的普遍需求,但是如果你不能完全理解甲方的需要,甲方也就没有必要花这么多的沟通成本和预算去跟你一块做这件事。”她说道。


除此之外,她提醒大家发挥自己的优势,从自己的内心出发专注地想创意,用好的想法打动客户,“如果你们有真的能够让我们感动的创意,我们也愿意买单。”



在信息浓度非常高的戛纳狮子节上,这两个小时的同胞之间的交流和分享或许是幼狮和RHA选手位数不多的休闲时光,面对语言压力、全球性竞争以及成百上千的创意作品,都需要时间和心力去缓解或吸收。


比赛结果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他们能用什么样的方式走接来下的创意之路、面对未来工作中的种种挑战,以及他们会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影响下一代广告人。这决定了已经沉淀10余年的幼狮,具备多么厚重的精神内核,也决定了未来广告行业有多么值得期待。因为我们相信,微光会吸引微光,微光会照亮微光,然后让这个世界一起闪亮。


互动创意奖&媒介营销奖 火热征集中
点击下方图片,立即参赛>>>
顶部 底部